空山寂

2021.08

艺术家

空山寂

溯源与回旋
李明

溯源与回旋这两个词,在当下都很热。溯源是一种追索,回旋则可状追索现场。溯源像一场义无反顾的理性与逻辑拷问,回旋便在其中分离出时间的陷阱。
大熊在电话里说,这是他和修一的第六季《空山寂》。这个双人展,2015年起至今每年持续,积累了嘉木美术馆、如是美术馆和墨非墨画廊这些迥然不同的空间感受,将溯源与回旋的释义,不断撕裂、覆盖、叠加、重置,不断增添着新的视觉经验。
用观念摄影和试验水墨来描述第六季《空山寂》,没有毛病,却也无多阐释意义。丝丝入扣的理性,消弭不掉大熊的不确定性,金碧辉煌的激荡,同样不能使修一的寥寂,消失在丙烯缝隙。尽管,大熊一再重复着的回旋和修一不间断的升腾,都不匮乏强有力的肌理填充。不论是那朵令人窒息的绽放,还是遮挡虚空的三声鸟鸣,亦或是路标一般试图标注方向的字符,都不能完成一次历险,而更像是循环往复的自我敲击,给一场仿佛没有尽头的精神洗礼,涂脂抹粉,添砖加瓦。一下,一下,让空山寂的真相,一点一点接近目的地,抵达心灵。
对大熊和修一近乎修炼一般的创作历程,我都不算陌生。而这个时间过程,恰恰能够将无法置之度外的表达境遇,嵌入到彼此的不同思考中间,并标注出具有溯源意味的回旋轨迹。即便这种溯源与回旋,仅仅停留在呈现层面。2013年天泰美术馆《守望者》中的大熊,一个人,一场雪,一只钟,标志出一条生死分界线。将不加掩饰的苍凉,一步步推向高潮。这个时间与空间的交错影像,成为了贯穿始终的观念主题。2014年,一叶美术馆《水墨身份》中的修一,则在以静制动的图式痕迹中,将一种甚嚣尘上的喧腾,反衬到无以复加。
自2015年以降,对大熊和修一来说,身份、信仰、历史与现实的对应,无法遁形,也无法逃避。这个时候看一次次的《空山寂》,就像是从一个山谷到另一个山谷的跋涉,身后一片苍凉,前面一片荒芜。而溯源与回旋的探索指向,已然渗透到了跋涉的全过程。
在我看来,第六季《空山寂》在墨非墨画廊落地,更像一场新的溯源与回旋的开始。这对两位艺术家与墨非墨,都具有不言而喻的标志意义。2021,一切已回不到原点,一切却都似原点。因为,溯源与回旋,始终无法视而不见。

Copyright © 墨非墨画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