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7.3℃是疫情下体温的界定标准,于是干涩的数值成为了一个被放大的信号,一个生死攸关的临界点。相对于人类文明进程中所经历的无数灾难,此刻,这冷峻的刻度更像是对人类的又一次考验,又一次信心与信念的重铸。
艺术对于社会从来不是遗世独立的,其以自身的魅力为人类与历史重拾信心。无论在哪个时期,在什么背景下,创造性的艺术家似乎都是一些生性反叛的颠覆者,他们总是要挑战那些已经确立的艺术边界,用新的艺术形式来颠覆人们的固守观念,而这些艺术家们是一群在37.3°C上的“低烧人群”,他们在艺术的边界上成为一个个小小的开拓者,在不自知的散发着自己的温度。
此次展览,我们选择了八位青年艺术家以及他们的近期创作,期冀通过作品展示一种力量,一种面对临界点的态度和勇气,艺术创作的激情,永远不是不温不火的低温运行,年轻态的勃勃朝气应是对每次临界点的坚定冲击,一次睥睨37.3℃局限的态度,一种奋不顾身的挑战。
像黑夜过后太阳总会升起,后疫情时代终会来临,人类与艺术重光的时刻,或许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的37.3℃,曾经我们在痛苦临界点上的选择。

Copyright © 墨非墨画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