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笑春风
一个信息时代的高频词语状态。信息时代万物在不断的被类化、被标签、被隐匿,使得人的基本属性变得越来越扁平单一。信息俨然成为这个时代正在急速扩张且难以驾驭的权利系统,它们从传统媒介出离,借助高速发展的信息网络平台一路蔓延,恣意发展,传统媒介牢牢把控的阵地坍塌沦陷,在这个时代里没有信息是中立的,有的只是信息深度和各类浅文化和浅情感地冲突。这个时期的当代艺术不再是对信息时代特征的表现,而开始了对信息时代地反思,这也正是信息时代对当代艺术思潮影响的另一个体现。
从传统意义上以物质形态为本体,以实体空间为载体的艺术展览,现已逐渐向着信息技术载体上广泛传播的形式转变,这种转变势必会造成人类对艺术作品现实感的真实触觉集体缺失,从现实角度上讲是将艺术与人类从心理到形式的互动关系进行了一次重构。如同“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揭示的,艺术作品的本源折射于每个以自我认知为中心的现场观者的不同视角和感受,这里既有每位观者自身审美素养的差异,也有每件作品本体所带来的冲击,还有现场布局甚至位置、灯光、角度带来的与众不同的观展体验,而今却是以相同展境条件下,以缩略的、大纲化、同规格的展陈方式存在于信息时代的各种媒介,成为了一种快速、易溶、虚无的艺术快餐。因无法直接与作品面对面直击碰撞,艺术作品产生了外围的离心化,缺乏其中更为细腻和敏感的个体感受与体验,但从另一方面考量,这种特殊时代特殊语境下的展陈方式是否也能带给观者更大的释放力和想象空间?特别是对于艺术传播的时效性、广泛性以及展区容积率是否也意味着一次解放和挣脱?
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肇始,整个世界陡然遭逢了人类历史重大的危险疫情。非常时期,作为艺术从业者,深陷其中的我们在承受着巨大悲痛和担忧的同时,也开始重新审视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从旁观者到遭遇者被裹挟着卷入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当中,让我们重新思考艺术在当下世界环境里的表达与担当,既然在人类漫长的文明进程中,艺术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那艺术在当下时代的应该以怎样的形式来继续呈现,怎样在灾难面前重铸人类文明的体面与尊严,信息网络平台的非接触性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持续发展创造的机会,这不能否认是特殊时期人类的一个幸运,诚如哲学思辨里非二元论思想的一次极好印证。
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试图通过一场信息平台的艺术联展呈现,来彰显我们作为艺术工作者的责任与决心,并@所有人一同用艺术的力量去与己所不欲的灾难抗争。寒冬终将逝去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所有的美好即将来临,桃花依然笑春风。 ——冯国建

Copyright © 墨非墨画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