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囡 | 迷园 一囡的绘画世界

2015.07.26

艺术家

赵一囡

一囡的迷园世界

假若不认识一囡,只看她的作品,很难与她本人的气质与作品联系起来,假若你熟悉了一囡,了解了她的内心世界,那么就会明白,她的作品只是她内心世界在画布上的写照。
这个出生在80年代初的青年艺术家,接受着那个时代大多数家庭的传统教育,走过了按部就班的学习历程,但是镌刻着80后的时代烙印,继承了优秀艺术基因的生命里,必然形成了专属于自己的独特思想体系,价值观,对艺术的理解和追求,和对自己内心世界的呈现方式......这些因素犹如不断汇聚的能量,时刻等待迸发,等到它终于呈现出来的时候,一切震撼都是意料之中。
一囡自幼学习钢琴,并在黑白键之间展现了极高的音乐天赋,音乐带给她的快乐和成就感在记忆中多过了练习过程的枯燥乏味,而她真正的艺术创作始源,也是从音乐中来。她说:“乐谱的形象很好玩,像一种形象的符号。包括奇怪的升降符,渐强渐弱符。他们在我脑子里有极深的印象。也可以说是我的创作原初动力吧。由此我走进了抽象符号绘画这个领域,我在绘画中总在抑扬顿挫的叙说着什么,根据不同的主题又有着不同的画面构思。”
在有了原始动力之后,是创作热情的延续。“流变”成了她创作热情的关键因素,也成为她作品的核心特点,著名艺术评论家夏可君在评价她的《迷园》系列作品时说:“那是一种神秘主义者认为与世界的神秘或者通灵的时刻,恍惚一个变幻不定的世界突然打开了,这个一切都在流变的世界没有语词,一切事物都纠缠在一起,如同在梦中,一个事物可以生变为另一个事物......”正是有这种流变的思想核心贯穿始终,才使我们在作品本身之中的探索无法停止,而这种变化的初心,源于一囡纯真本心中的那些美好臆想世界中不断创造出来的奇特符号元素,这种符号元素不拘泥于现实,也不拘泥于任何桎梏,而是慢慢生发为画面中最自由的表现形式,而她的初心,也纯粹至极,只是让看到她们的人们调动起麻木的神经,感受精神上微妙的冲动和愉悦。
此次展览的作品,除了《迷园》系列,我们还可以在《虫嬉》更为热烈的色彩中找到更多有趣的元素,在主色调下用各色线条穿插交错,分割,包围,组合,涂变...... 一个个像部落一般,诉说着自己的故事,却又都在整体的故事中;我们又在《虫语》中找到更为复杂一些的内涵,这不是杂乱,而是更高级的探索,你可以探寻到线条勾勒出的眼睛、嘴巴、耳朵、声波......也可以随着线条走势看出不一样的物象,慢慢的,你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仿佛你也可以听得见另一种语言;《春蚕》中的色块晕出或粗或细的轮廓,或是轮廓线本就是连接的色块,还是穿梭,还是流动的变化,还是充满想象的童话世界,但仿佛更像是春蚕织完了色彩斑斓的梦之后,破茧而出的瞬间,充满了春天和年轻的生机。
在一囡的绘画世界里,所有东西排列编织在一起,看似无章,实则有序,是遵循内心的序,是遵循万物平等的序,也是遵循她的世界里童趣纯真的迷园般幻丽梦想的序,在她的世界里古老的,现代的,微观的,宏大的,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新的生命,并随着这些新的生命流动在这个世界之中,这让抽象越看越不抽象,也让我们越看越感温暖。每一幅作品都是她内心无尽世界的延续。正是内心对美好的追求,使得作品本身都像原始未曾雕琢的纯真,在这种理性又流幻,微观而宏大的表达之中,赋予每一幅作品一种最本真的“悦己悦人”的精神,也让作品有了专属的符号,使每一幅作品都与众不同。我们推开这扇门时,就已经进入了她的世界,画布之中的,是她世界的一角,画布之外的,还有她与我们无尽的想象。

Copyright © 墨非墨画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