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奏·林泉纸本油画作品展

2016.04.17

艺术家

林泉

我自求我道

“有色彩的空间,线的空间,色与形,线与形自由地穿梭其间,
色不在形上,线不在物上,这就是中国“二十一世纪东方表现主义
油画”的精妙之处,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林泉

人法天,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世间万象,莫不如是。
千百年前的古人早已参透世事的规律,那时,他们并无东西方的概念,而如今的世界,交融于飞速爆炸的信息,交融于东西方文化的交织往来与借鉴包容。但至今不变的仍然是那些故水山川,读林泉的画,就是在感受这些来自大自然的广阔壮丽与安静纯良。
“道”是自古以来中国人在自我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中所追求的极致境界,并不敢妄加评析,但每个人总会找到自己的“道”,这是一种基于个人认知与价值体系中所生发出来的规律,也是一种确定自我方向之后的一种表达方式。基于林泉的绘画作品来讲,他找到了自己的“道”: 东方表现主义。
林泉的东方表现主义,来自于对真实自然的观察、体悟和效法,也来自于对内心的关照、写意和表达。他自己说道:“当你面对自然用目光透视物象时的迸然心动,是山,是树,还是飘忽的云,你说不出来,我觉得是心中的“真”,拥有这份“真”实的你才会笔下生花,而不是拘泥于一草一木的刻画。” 观其作品,都以风景展开,而又并非实景,天马行空,随心潮涌动,随意起笔,慢慢捕捉到画面,再循迹丰富,从色块到形,而形后补色从音附中感受到流动般的思想,如流变的节奏音符,画展之名亦如此而来。

此次展览的作品均为其感悟山川河流之后的风景图像,而非现场创作。中国浙江传媒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家、策展人杨大伟先生说林泉其人及绘画时曾说:“林泉有一种谦逊的美德,他对草木春秋充满向往,这种强烈的感情驱使着他不断亲近自然,最终凝聚成浓烈情感在画布上呈现出来。在当今艺术言必观念的风尚里,也许正因为写生没有太多时髦的“观念”或“理论”的负荷,显得格外清新与纯朴。因此避免了思虑过度带来的矫揉。” 林泉对草木自然之景,对苍茫壮丽之景,对幽静安宁之景,对古去老旧之景,都似情有独钟,而心境又各有分别,观画中境,会生心中情,如沐花红柳绿间的春风,如聆风蚀残雪中的萧瑟,如畅幽远宁静中的安详,如感斜阳正浓时的炽烈。加之中国人最为熟悉的中国水墨的韵味与语言,使画面在忘记了介质之后,扑面而来的气场与气息直抵内心,然后便心入画景中,仿佛也跟着变奏的音符随作者一起感受着,体会着落笔的彼刻,铺展于心间的风景。
在谈到21世纪的东方表现主义时,林泉曾说到:“21世纪东方表现主义油画的书写性不只是追求表面的笔触或玩味其流畅感,它通过一笔一划直指内心,散发出思想的火花才是书写的本质,兴趣的宽度及有序的思想归纳,让绘画语言在画面上出彩。从繁复到极简,从实到虚的表现,画面呈现出一种气场,大气磅礴,大虚大实的对应是我对中国‘二十一世纪东方表现主义油画’的理想追求及创作实验。”这道出了林泉作品的本质特点,也让我们看到了近似中国书法哲学中的“道”,即“书写性”,所以,中西合璧,幽幽其冥,其感最深:“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幽冥者,所以喻道而非道也。” 此种对中西方文化特点与内在世界观的深刻洞察及融合,对世间物象的反复观察与体悟,当这些落于林泉的纸上时,正合“道法自然”,也是林泉自求我道的过程与结果。

Copyright © 墨非墨画廊 版权所有